消费者偏好变化无常 不能只把工厂开在中国
 
对于某些新潮产品来说,这种本地但昂贵的工厂可能是一项明智的投资。

  包月模式更适合健身房当阿迪达斯推出Adidas Made for New York City这款专为纽约市打造的“AM4NYC”运动鞋时,该公司在几个方面偏离了它的常规生产流程。与大多数的运动鞋不同,这款鞋是专门为纽约市的跑者优化设计的,而不是在任何地方都适合穿的。而且,与绝大多数的阿迪达斯球鞋不同,AM4NYC这款鞋是在美国本地生产的,而不是在海外生产的。

  这些鞋由美国国内所谓的“高速工厂”制造,高速工厂是一种位于本地市场的设施,旨在快速制造出市场寿命较短且需求较难预测的产品,例如超模肯达尔·詹娜或者球星勒布朗·詹姆斯穿戴的服饰,突然之间爆红,人人非有一件不可。高速工厂在消费品企业中有增长的趋势,而这种趋势正是凯洛格学院的一位管理经济学和运营学教授简·范米格海姆一直在研究的主题。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注重本地化,为非常小的本地市场提供定制产品。”范米格海姆说道。高速工厂提供快速的周转时间以满足这类本地市场的需求,但它们的生产成本往往较高。

  在一项与弗拉瑞克商学院的罗伯特·布特、卡迪夫大学商学院的斯蒂芬·迪斯尼共同合作的研究中,范米格海姆对高速工厂的投资回报率进行了探讨。这些研究人员发现,虽然成本较高,但即使规模很小、周转速度快的生产设施都可能是一项值得的投资,同时这类设施最好作为在岸与离岸生产组合的一部分。

  需要速度快

  有几个因素能促使以消费者为重点的企业投资于高速工厂。

  其中的一个因素是随着不断加快的交货时间,如今的零售业顾客希望得到更即时的满足感。

  “在电子商务领域里尤其如此。”范米格海姆说道。“亚马逊和快速时尚趋势意味着各公司不得不加快产品从设计到交付给客户的速度。如果必须在几天或者几周内而非几个月内完成工作,你就无法从亚洲的某个地方来做。”

  客户也期望获得更大的定制化,像AM4NYC那样,这同样也难以从离岸地点得到快速处理,因为国外的生产商可能不了解本地的市场需求,或者是无法像本地设施一样对快速变化的规格做出快速反应。

  此外,离岸劳动力和设施成本正在上涨,而欧美日益增长的自动化技术反倒降低了劳动力成本的影响。这种情况使得国内生产越来越受到重视,公司往往以重新上岸的形式将至少一部分的制造工作迁回到国内。

  来看看高速工厂的情况。确实,这些工厂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产量,例如阿迪达斯仅在德国和亚特兰大两地设有高速工厂。(这家德国公司称高速工厂为“SpeedFactory”。)该公司每年生产3亿只运动鞋,其高速工厂的产量大约只占0.33%。与竞争对手耐克一样,阿迪达斯将绝大部分的生产工作保持在亚洲。

  然而研究人员发现,这种小规模、灵活的本地设施能够为投资于它们的公司带来效益。

  事关需求

  阿迪达斯和其他公司把这么小部分的生产作业分配到周转快的在岸设施,一个主要原因是基于需求预测,更具体的说,是对于某些产品需求量的不确定性。

  如果我们能够知道准确的长期需求量,例如阿迪达斯的某一款球鞋在未来两个月中的每周销售量,那么未来两个月在中国生产这些鞋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你对这种预测有把握,就没有理由要快速生产。”范米格海姆说。

  但是,如果预测存在不可预知性,快速生产就变得更加重要。

  “如果市场变幻莫测,例如某位名人昨天穿的球鞋突然变得炙手可热,一个星期后热销商品却变成了另外一款,那么预测需求量并且让亚洲的生产速度快到足以满足这样的需求就会非常困难。”范米格海姆说道。

  他指出,满足不可预知的需求量还需要维持大量的产品“安全库存量”,万一商品乏人问津可能就需要贱价出售。

  因此,高速工厂是为了潜在高价值商品极难预测的需求量所设,它能够减少周转时间过长带来的风险和浪费。

  离岸,在岸,双重来源

  研究人员想要了解,可以选择使用高速工厂的公司如何在国内和国外的生产之间实现最佳产能。

  于是,他们创建了一个模型,含有不同程度的产品需求量、供应链成本、库存服务水平、生产方式,以及其他变数,并且重点关注某些类型的生产(全部离岸、全部回岸或者是某种程度的组合)何时会产生更高的利润。

  在一些情况下,该模型呈现出公司在其生产组合中包含高速工厂的价值。这些生产组合或可视为“双重来源”,即包含在岸与离岸两种生产方式。

  “需求有基本型需求,即总是存在的那些需求,此外还有波动型需求。”范米格海姆说道。“我们的研究显示,用离岸生产来满足基本型需求,用高速工厂来满足波动型需求是明智之举。”

  高速工厂对于能够产生突发需求的高端产品特别有效。

  “它是为了一双数百美元的球鞋而设立的。如果你能够将最新最棒的产品快速上市,就不需要打折,可以索要高价,而且还能够让顾客对你的品牌更加忠诚,他们也会购买你的下一个产品。”范米格海姆如是说。

  该研究对于更一般性的预测也提出了一些建议。具体地说,以往对于生产及预测的研究大多假设需求将保持相对稳定,也就是所谓的“固定”需求。

  “固定需求有好的公式可用,我们的企业管理课程教的便是这些内容。”范米格海姆说。然而,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非固定需求”的存在,这类需求没有标准公式来帮助分析其对供应链经营绩效的影响。

  这项研究指出,公司在进行各项预测时,需要了解非固定需求。范米格海姆表示,有证据显示,非固定需求与高达80%的消费品有关。作者们也发现,高速工厂的价值在非固定需求下显著提高,这是传统的固定模型没有的因素。

  高速工厂是否值得投资?

  你如何知道你的企业是否值得对高速工厂进行投资?

  “高管们需要看看自己预测需求的能力有多好。”范米格海姆说。“他们对自己的预测有多大把握?如果只需要提前一周而不是八周做出预测,业务会有多少改善?假如预测的期间缩短不会有差别,那么本地生产可能就不会提高竞争力。

  同样,除非高速工厂与离岸生产相比能够大幅缩短商品上市时间,否则对高速工厂的额外投资就不一定有必要。

  当然,对高速工厂进行成本较高的潜在投资必须有理有据。但是,请听听范米格海姆在下面提出的忠告与注意事项:“如果你只看劳动力-成本差异,你可能正在做出错误的决定。当你考虑总成本,包括产能和库存费用时,虽然高速工厂的成本较高,但仍然可能是值得的。”

  最后,对分配给高速工厂生产的最佳产品组合进行监控是很重要的。

  “有时,你可能决定在本地生产某些产品。”范米格海姆说。“但在一段时间后,随着这些产品的需求变得更稳定,将它们移到离岸生产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重点是要保持灵活,视需要让高速工厂生产某些产品,将某些产品移出高速工厂。”
本文来源于网络,由结帮机鞋头定型机前帮机,后帮机,钉跟机,压底机,中底注塑机,上胶前帮机,中后帮机,意大利前帮机,意大利后帮机,意大利中后帮机 由航展整理发布